投資額遠高於賬面資金,跨界者沐邦高科提示35億元光伏項目風險


投資額遠高於賬面資金,跨界者沐邦高科提示35億元光伏項目風險

光伏跨界玩家沐邦高科(603398.SH)近日公告,由於投資金額遠高於公司賬面貨幣資金水平,銅陵年產5GW-N型高效電池片、5GW切片生產基地項目(一期)尚未明確具體資金來源安排。該項目的實施存在因國家或地方有關政策、環評、項目審批、融資環境等實施條件發生變化,出現順延、變更、中止或終止的風險,能否順利推進不確定性較大。

佐科威助長子挺在野候選人 「造王者」左右印尼大選

銅陵項目(一期)預計投資額35億元,其中項目固定資產投資約29.07億元,鋪底流動資金約4.99億元。按照進度安排,從工程前期工作到投產預計爲9個月。而截至2023年第三季度末,沐邦高科的貨幣資金餘額僅1.68億元(未經審計),短期借款和長期借款分別高達2.07億元和2.24億元,資產負債率攀升至81.49%。

原爲玩具製造商的沐邦高科是近兩年跨界“追光”大軍中的一員。因玩具業務盈利能力下降,2022年2月,沐邦高科宣佈收購以硅片爲主營業務的豪安能源100%股權。彼時光伏產業高歌猛進、在資本市場炙手可熱,而今全行業過剩壓頂、大洗牌已至,去年以來主業非光伏的新進入者或撤退或止步,如沐邦高科般執意大手筆擴產的跨界者已十分罕見。

沐邦高科於今年1月15日首次披露銅陵項目,稱與銅陵獅子山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、銅陵高新發展投資有限公司簽訂《項目投資協議書》,擬建設年產10GW-N型高效電池片、10GW切片生產基地項目,計劃總投資約70億元。其中項目一期建設年產5GW-N型高效電池片、5GW切片項目生產線,二期在一期投產後啓動建設。

此消息一出,沐邦高科股價次日漲停。隨後,該公司又於1月25日公告,擬在安徽銅陵設立沐邦新能源(銅陵)有限公司(擬定名)作爲項目實施公司,註冊資本金爲1億元。

上述投資協議對項目的建設運營週期及經營指標有着明確要求。比如,項目投產後第一個經營年度需實現銷售收入不低於15億元、稅收不低於1億元,第三個經營年度實現應稅銷售收入不低於40億元等。但在新一輪產能出清的競爭中,短期內光伏產業鏈各環節均面臨盈利下滑的風險,尤其是跨界者面臨的不確定性已驟然放大。

被罚610万!方正电机连续5年年报造假 存4项违规行为

沐邦高科此前的“追光”之路並不順利。在嚴峻的資金壓力和行業殘酷競爭態勢下,銅陵項目能否最終落地仍是未知數。

2022年6月,沐邦高科曾與安義縣人民政府簽訂《投資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》,擬建設8GW TOPCon光伏電池生產項目。僅兩個月後,該框架協議終止。沐邦高科對此解釋稱,雙方就項目推進工作進行了充分溝通和交流,但未形成具體合作協議。

2022年8月,該公司在宣佈與安義縣終止合作的同一天火速披露了另一份協議:與鄂城區人民政府簽訂《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》,擬建設10GW TOPCon 光伏電池生產基地項目,預計投資規模48億元。但鄂城區項目也迎來了相同的命運:沐邦高科稱協議簽訂後,雙方就項目推進工作進行了充分溝通和交流,未形成具體合作協議。經協商,公司決定終止與鄂城區人民政府簽訂的《投資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》。

新闻幕后-子乐A7开发案变盘内幕

2022年7月,沐邦高科與梧州市人民政府簽訂《10GW TOPCon光伏電池生產基地項目投資合同書》,計劃總投資52億元。其中梧州市人民政府計劃投資14億元,沐邦高科計劃投資38億元。

中校的新娘 小说

作家砸21万住古迹饭店控漏水 领队打破沉默揭真相

梧州項目雖仍在推進,但進度不如預期。截至2023年末,梧州市人民政府已投資約9.63億元,沐邦高科已投資約11.86億元。

回顧2023年發行歌曲,本年度十大愛歌分享!(I)

丑蛙姑娘

除了“錢緊”之外,多位業內人士向澎湃新聞表示,由於新老企業在短期內大規模擴充TOPCon產能,目前已出現產能過剩的跡象,TOPCon毫無疑問是N型技術幾大路線當中競爭最爲激烈的賽道。對於新企業而言,在這種市場氛圍下並不佔優勢。

聖誕決勝負!林映唯曝未完成夢想 宋柏緯:找回初心「做這事」是唯一方法

2023年被沐邦高科視爲主營業務轉型之年,去年其光伏業務營業收入佔比已超九成。

相思洗红豆 小说

沐邦高科董事長廖志遠在2024年元旦致辭中稱,過去近三年時間裡,光伏產業迎來高光時刻,並進入高速擴張階段。然而,昔日受到資本熱捧的光伏產業,如今陷入週期“魔咒”之中。產能過剩的情緒蔓延,隨之光伏全產業鏈價格陷入“肉搏戰”。資本市場上,光伏概念股遭受重創,相比股價高值階段,目前估值已降至歷史低點。但他認爲,“沐邦趕上了最後一班車”“必將贏在新起點”。